经济与法
当前所在位置:经济与法正文
让商标权保护更加的精准
时间:2019/04/26  文章来源:  未知浏览量:次浏览
分享到:
让商标权保护更加的精准
 

    近期,一张“黑洞”照片再次将大众的视野拉向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在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召开商标权司法保护新闻发布会,发布《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商标权司法保护报告》和典型案例。作为普通民众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怎样的商标权侵权行为,法院又是采取什么措施来加强对商标权的司法保护,从吴江法院的新闻发布会上都可以找到答案。

刑事禁令显神威

你知道吗?假冒注册商标,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及相应的赔偿责任,还有可能很久无法从事同类行业!

美国UL有限责任公司系 “UL”等注册商标的权利人。2014年6月至2017年3月,徐某在其实际控制经营的爱生电子公司内,在没有取得商标所有权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印有“UL”等商标的电线及插头,销售给苏州爱帕公司,共计销售金额人民币109698元;生产印有“UL”商标的电线,销售给厦门兴恒隆公司,共计销售金额人民币15610元。2017年3月,警方在爱生电子公司内现场查获侵权产品电线、插头等物品,共计价值人民币60530元。

法院审理后,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同时禁止被告人徐某在三年内从事相关电源线、插头的生产经营活动。

知识产权刑事禁止令可以说是很前卫的惩治措施,它简明扼要地载明了禁止令的适用对象、裁判依据、禁止令的具体内容、适用期限、执行机关,特别强调了违反禁止令的法律后果,以具有强制力的司法措施挤压了制假售假者的生存空间,不仅有利于防止罪犯再次侵害知识产权,还可以形成知识产权刑事保护的威慑力。

刑民合一成效好

2017年10月,在未获得“DER”地板商标持有人德尔公司授权的情况下,被告人王某在负责江西省展览中心改造项目期间,为降低成本,与被告人李某商议后,委托被告单位某木业公司生产印有“DER”商标的木地板,被告单位法定代表人张某与该单位员工荣某商议后,委托被告人赵某加工印有“DER”商标的木地板497.41平方米。

在吴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同时,本案被害单位德尔公司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本案被告单位、五名被告人赔偿经济损失80万元。

法院审理后,对被告单位某木业公司以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依法判处罚金;对被告人王某、李某、张某、荣某、赵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至一年两个月、缓刑一年至两年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至9万元。附带民事赔偿部分当事人自行和解,被告单位和被告人赔偿了合理的损失。

随着时代的发展,知识产权属于“财物”观念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而且侵害知识产权也往往会导致权利人遭受损失。允许知识产权权利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仅可以节约司法资源、减轻当事人诉累、提高化解矛盾纠纷效率,而且可以充分发挥刑事打击与民事赔偿的双重司法保护功能。

滥用权利不可行

甲公司分别核准注册了“OUSEA奥斯”“奥力芬”“雅思丽”等三个商标。甲公司发现,乙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上进行产品宣传时使用了诸如“奥斯布”“雅思丽布”“奥力芬面料”等字样,认为上述行为侵害了甲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故提起诉讼,要求乙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20万元。

吴江法院经审理认为,乙公司使用案涉商标所包含的文字组合——“奥斯”“雅思丽”及“奥力芬”,目的在于指称特定规格或种类的面料商品,该使用方式系用于标明特定商品的名称,而非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甲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注册商标经过其长期使用,已经取得了较高知名度。乙公司使用涉案标识并未有“傍名牌”,攀附甲公司商誉的意图。乙公司在冗长的广告标题中使用“奥斯布”“雅思丽布”“奥力芬面料”等字样,客观上并不能使得消费者据此识别商品的来源。综上,乙公司虽然在商业活动中使用涉案标识,但主观上并未有将相关标识作为识别商品来源的意图,客观上涉案标识的使用也未能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乙公司的使用行为不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据此,判决驳回甲公司的诉讼请求。

在“注册即获得合法授权”的理念以及市场利益的驱动下,大量的商标申请人并不以商业使用为目的注册商标,而是故意注册具有第一含义的词汇作为商标,此类恶意抢注、囤积商标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损害了公共利益,且不正当占用了公共资源。

据法官介绍,商标法保护的不是商标标识本身,而是保护标识所附的商业信誉,其立法目的在于确保消费者能正确联系注册商标与其商品或服务来源。本案的判决结果有效制止了商标权滥用,体现了诚实守信的基本原则。


上一篇:公募基金市场规模创新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