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当前所在位置:法治评论正文
别让法律硬伤成为最大的败笔
时间:2019/04/26  文章来源:  未知浏览量:次浏览
分享到:
别让法律硬伤成为最大的败笔

 
        2013年上映的电影《全民目击》,曾经被个别评论人称为“现象级”;一些法律人还用主演这部电影的影视明星郭富城作为某种法律人的“形象大使”发布到朋友圈。但有媒体曾刊发文章《影视剧中的法律硬伤得治了》写道:因为这部电影以庭审为主要叙事方式,所以一些法院还曾组织法官集体观看,但有很多法官表示,根本无法看下去而中途退场。因为电影中公诉人与辩护人的席位是按照英美法系刑事审判席位布置的,这俨然是一棵嫁接错误的歪脖子树。
 
  《全民目击》违背法律原则的情节不用一一列举,对此,一位资深法官说过这样的评语:“编剧或许不了解诉讼程序,或者对中国式庭审有太多一厢情愿的想象,又或是穿越到英美法系的法庭,最后,庭审戏就做成了一锅四不像的杂烩。”另一部以《十二怒汉》为蓝本的电影《十二公民》设计成大学法学院“英美法”补考学生家长作为陪审团展开叙事。试问哪一家法学院这么抽风?生活中依逻辑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搭建的舞台,在编剧者看来就是败笔,而一些影视剧中法律的不合逻辑,就应当是败笔中最大的败笔。
 
  法治题材影视作品一直以来带着的法律硬伤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这或许是让国外类似影视作品肆意冲击的原因所在。在一个法治逐渐完善的社会,把观众带进法律硬伤的情节中,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也遗患无穷。著名学者路易斯·贾内梯曾言:“一套思想体系也可以是指任何人类活动包括电影创作所暗含的一定价值观。事实上每一部影片都向我们展示作者的是非观为基础的一种暗含的道德寓意。”具有现代法治观念的小说和影视剧便成为民众法治观念的重要源泉,这一职责与使命,我们是否承担得起?
 
  2010年播出的电视剧《我的三个母亲》中,15岁的孙小山用盐酸报复夏枚,最终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认定孙小山故意杀人罪成立,但鉴于其未成年,判决其劳教两年,交付少管所执行。显然,这里编导对劳动教养的实质和决定机关理解错误,不知情的观众就这样被“带到了沟里”。
 
  张振芳律师列举过很多这样的例子:电视剧《交通警察》中,初中生聪聪因交通肇事撞死了市长的孙女。发生交通事故时刚好是聪聪14周岁的生日,电视剧也围绕聪聪是否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这一问题展开。但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只有对以下六种犯罪负刑事责任: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本剧中的聪聪是否达到14周岁均不负刑事责任——戏剧冲突的核心竟然是根本不存在的法律条文!
 
  电视剧《永不瞑目》中,因欧阳兰兰怀孕,她现在不会被执行死刑,而是要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才会执行死刑。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对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和审判时候怀孕的妇女,都不适用死刑,包括不能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不存在何时执行死刑的问题。
 
  在古罗马法学家塞尔苏斯看来,法律是善与公正的艺术;对意大利电影理论家乔托·卡努度而言,影视被誉为“第七艺术”。当这两种艺术相遇,它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这种艺术追求的是对法治原则的高度崇尚,由此带来对法治文化的深度解读,而高票房和影响力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对影视作品中法律硬伤的质疑,影视作品创作者大多的回答是:我写的是人性和情怀,法律只是一个借鉴。这种回答逃避了对法律和法律文化的无知,而任由艺术华袍爬满了无以计数的虱子。


上一篇:全面推行三项制度 着力优化法治环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