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文化
当前所在位置:法律文化正文
如何弘扬皋陶法治文化
时间:2019/06/12  文章来源:  网络整理浏览量:次浏览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汲取中华法律文化精华,借鉴国外法治有益经验,但决不照搬外国法治理念和模式。 ”这就为法治中国建设指明了根本路径。中国古代拥有光辉灿烂的法律文化,中华法系与欧洲大陆法系、英美法系、阿拉伯法系和印度法系并列为世界五大法系。中华法系的源头起始于上古时期的 “司法鼻祖”皋陶。弘扬皋陶法治文化,对于夯实法治文化根基、建设现代法治国家等具有重要意义。

  皋陶,是我国最早的司法官,有文献将他与尧舜禹并称为 “上古四圣”。当时正值氏族部落向国家转型的重要历史阶段,面对当时洪水泛滥、战乱频仍、社会失序的局势,皋陶创制“五刑”,同时还兴“五教”、定“五礼”、树“九德”,形成“德刑并治”的社会治理模式,开创了传统法律文化之先河。皋陶的法治思想和事迹主要散见于《尚书》《左传》《史记》等典籍中。皋陶原居住在现山东曲阜一带,后迁徙至现安徽六安,并葬于六安。六安,又称皋城,是皋陶少子的封地,城东郊有皋陶墓等遗迹。

  皋陶文化是我国法治文化的源头,开启了中华法系注重教化、情理兼顾的传统。皋陶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一是肇启法源。史载:“帝舜三年,命咎陶(皋陶)作刑”“皋陶造狱而法律存”“《夏书》曰:‘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皋陶创制法律,疏而不失,简便易行,如“五典五惇”“五刑五用”等。皋陶的“五刑”早于古巴比伦的《汉穆拉比法典》三四百年,只是相对于后者而言,尚不是成文法典。二是公正执法。文献记载:“皋陶喑而为大理,天下无虐刑。 ”《尚书·皋陶谟》记载有皋陶在处理刑狱时遵从的基本原则,如慎刑恤罚、罪责自负、疑罪从轻、疑罪从无等。广为流传的皋陶“獬豸断狱”的神话故事,实质上是对他秉公执法、断案如神的曲折反映和赞美,体现了人们对司法公正的寄托与诉求。三是德法结合。作为“五刑”的制定和实施者,皋陶崇尚“法治”也强调“德治”。 《尚书·皋陶谟》记载有皋陶推崇的“九德”(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强调统治者应在道德修为上要以身作则,通过由上自下、由己及人的方式推动德政的实施,为后世的“德治”提供了重要范式。同时,他还提出“明于五刑,以弼(辅佐匡正)五教”的主张,意思是要让天下人都了解刑法的含义,并通过“五教”(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来让老百姓远离犯罪。四是敬天安民。皋陶立刑的根本目的是在于“安民”。皋陶的安民观,源于对民众的敬畏。他说:“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天明威,自我民明威,达于上下,敬哉有土。 ”意即上天听取意见、观察问题,表彰好人、惩罚坏人都是依据民众意见。上天和下民是通达的。要保持敬畏之心去处理政务、执法断狱,从而保持国土的长治久安。皋陶的这种观点被后世学者称为民本思想的源头。

  皋陶法治文化特别是他的公正执法、德法结合等,在当今的法治建设中依然值得大力弘扬。近年来,作为司法文化的起源地和法治文明的发祥地,六安市通过修葺皋陶墓祠、发掘保护相关历史文物、举办全国皋陶文化研讨会、举行皋陶公祭大典、出版《皋陶与六安》论文集等方式,在弘扬皋陶文化方面作出了积极努力,也取得较大成效。进一步弘扬皋陶法治文化,还需要从如下几方面着力:一是加强对皋陶法治文化的研究与挖掘。通过组织召开高端学术会议等手段,加强对皋陶文化相关史料、民风民俗等方面的搜集整理,利用好郭店简中的 《唐虞之道》、上博简中的《容成氏》、清华简中的《厚父》等新的考古研究成果,深化皋陶历史形象、法治思想、历史功绩的研究,挖掘皋陶法治思想的当代价值。二是做好对皋陶墓的保护,建设皋陶文化园。六安有国内唯一的保存完整的皋陶墓,墓前有清同治年(1869年)安徽布政使吴坤修手书“古皋陶墓”的碑刻,另有独角兽獬豸守在皋陶身旁,现属安徽省重点文物。对此,要进一步做好保护维护工作。 《六安市“十三五”文化事业建设和产业发展规划》中提出要建成以“中华皋陶文化园为中心的历史文化长廊产业园区,按照‘一带五区’规划方案,分期打造皋陶文化园项目,重点建设祭祀大殿、种德寺和司法博物馆、配套旅游休闲区”。目前,皋陶五礼园已建成,皋陶文化创意产业园建设正在推进。对于规划中建设项目还需要加快推动实施。三是丰富皋陶祭祀文化的内容。六安市已连续15年主办清明公祭法祖皋陶典礼活动,取得一定影响。对此,可参照黄帝、炎帝、孔子等祭祀大典,根据皋陶特定时期的文化生活,制定祭祀规范,加以丰富完善。四是将皋陶文化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六安应尽快把皋陶文化确定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而申报为省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打造地方历史文化品牌。这对于弘扬皋陶文化、增强文化自信,传承法治精神、推进法治建设等必将起到巨大推动作用。